国台办:对郝柏村先生、王文燮先生辞世表示深切哀悼


佛奇预料,病毒在秋天暴发很有可能会发生,并指如果病毒在秋季卷土重来,情况将截然不同。他表示,差异将包括更大的检测能力和更好的患者接触追踪工作。另外,佛奇也提及,疫苗正处于加速开发的状态上。

尽管医护人员仍然日复一日地坚守在人满为患的急救室,但他们表示能窥见自己面临的风险,西班牙确诊病例中有近14%是医护人员。

“重症监护室快要爆炸了,”一位哥伦比亚大学欧文医学中心外科医生得知一半特护人员感染后,自愿申请到前线去;威尔康奈尔医学中心一名医生感慨,她每天都会经过一位病情危重、插管中的同事,不知道下一个倒下的会是谁;纽约市一家大型医院的医生描述,这里就是“一个病毒培养皿”,有200多名医院工作者被感染;“我觉得我们都是被送进了屠宰场,”布朗克斯区雅克比医疗中心护士托马斯·莱利说道。

另外两个疫情较严重的省份——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和艾伯塔省还没有更新数据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截至发稿时(当地时间30日下午3时),加拿大累计新冠病毒感染病例为7312例,死亡病例80例。

加拿大安大略省首席医疗官威戴维·廉姆斯和副首席医疗官芭芭拉·亚费当地时间30日下午3时举行疫情通报会,宣布该省新冠死亡病例新增10例,增至33例。加上当天其他部分省份已经更新的数字,加拿大的新冠死亡病例达80例。其中,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省首次出现死亡病例。

【海外网3月31日|战疫全时区】美国《纽约时报》31日发表题为《护士死亡、医生生病,抗疫一线人员恐慌情绪上升》的文章,直击纽约市医院内部情况,讲述一线医护人员工作现状。

《纽约时报》在报道中称,纽约市医疗系统杂乱无章,使得医护人员的感染率难以精确计算。纽约市公立医院一位发言人表示,目前不会分享有关感染医务工作者的数据。美国急诊医师学院院长也表示,全国情况不太一样,无法追踪此类数据,但危险正在加剧,到处都有医生感染。

每天上班时,医生和护士都会遇到困惑和混乱。在布朗克斯区蒙特菲奥里医院分院,护士们穿着冬季外套,站在一个没有暖气的帐篷里,为有症状患者分诊。而在埃尔姆赫斯特医院,病人有时还没来得及搬到床上,就已经奄奄一息了。

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在纽约流行,感染人数超过3万人,而站在一线与病毒战斗的医护人员受影响严重。在急诊室和重症监护病房,看到越来越多的同事生病,一惯冷静理性的医护人员开始感到恐慌。